微商转型之路:从朋友圈撤离 向平台转移

2019.03.05

微商转型之路:从朋友圈撤离 向平台转移

 

  微商的迅速崛起被寄予为最有可能超越逃班的新型商业形态。然而微商繁荣的背后却是乱象丛生。微商要发展,就必须转型。

  一、媒体质疑,大咖唱衰

  微商的种种致富神话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然而当央视将“血统”造假、成分造假、暴利惊人等负面新闻公之于众,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央视的曝光使微商面临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央视继续对微商猛烈开火。随着调查的深入,曝光了微商致富的玄机:真正赚钱的不是靠零售,而是靠发展下级代理商,而手段,就是造假和炫富。央视的曝光无疑给微商行业泼了一瓢冷水,想再次建立信任度,恐怕来日漫漫。

  与此同时。一些行业大咖也在唱衰微商。某知名社群创始人发文称:“行业如已经静茹了杀大咖的阶段,大代理压货后开始变得困难,资金被压制,甚至过去两年的积累开始绘图,一些性急的大代理会选择继续投入资金请明星搞活动,陷入了死循环。”

  诚然,微商目前出现了业绩大幅下滑,团队大分裂的情况。但是,这只是一个优胜劣汰,良币驱除劣币的过程。任何一个事物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微商具有强劲的市场潜力。

  二、品牌维艰,自吹自擂

  虽然品牌的进驻可以给微商背书,但是抵不住品牌自掘坟墓。

  谈到微商,俏十岁可以说是朋友圈微商得到鼻祖。俏十岁从一个草根品牌凭借微商渠道庞大的用户基数红利和疯狂的广告营销,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创造了4亿的销售额,在业内奉为神话。然而,俏十岁在暴利面前飘了,然后被曝光“假货冲击、价格不稳、管理不系统、售后服务不完善”的负面消息,随后俏十岁不得不宣布,退出微商渠道。火热一时的俏十岁黯然离场。

  另一个微商大咖品牌韩束在此情形下依然不忘作秀和炒作。在一次大型的微商上回上,韩束副总裁陈育新发表言论:“太多误解,骂!冲我来。被坑的!跟我投诉。不管是谁,我尽力帮你。我为微商代言。可做行业标准,可做马前卒。”这种煽情的表述和自我催眠式的自信能在微商路上走多远?

  二、朋友圈微商撤离,平台微商登场

  种种迹象表明,朋友圈微商已走向末路。依赖层层代理、压货渠道、透支人际关系的做法已经逐渐被市场淘汰。根据《2015年一季度中国微商行业报告》一文指出:微商始于品牌、乱于个人、兴于社群、重构于平台。

  微盟V点、口袋微商、拍拍微店等平台微商的崛起向市场展示了其独特的优势:商品多元化、不用囤货,交易机制、信任机制和消费者保障都能妥善解决。

  平台微商是一个去中心化和去流量化的交易平台,有着完善的交易机制。平台微商的兴起,有效规避了朋友圈刷屏、假货横行、售后无保障等乱象。微商想品平台转移的迹象,表明微商正从一个丛林时代走向规范有序的时代。